后台-营销-SEO-头部优化文字处修改

祁门政协网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名士与祁门

遗迹传千载

 1522227351.jpg

祁门县城,别名“梅城”,是因汉代梅列侯封地而得名。

梅  ,鄱阳东北乡(今祁门闪里一带)人,原为秦代鄱阳令吴芮的部将,负责训练士卒,护卫鄱阳一境。秦末,陈胜、吴广起义。吴芮也率兵加入反秦队伍。公元前207年,刘邦起义后西入咸阳,吴芮派梅领兵协助刘邦攻打南阳,攻下了南阳郡的析(今河南省西峡县)、郦(今河南省南阳西北)二县。其时项羽号称西楚霸王,大封诸候,因反秦功大,吴芮被封为衡山王,梅封列候,领十万户,故历史上又称梅为梅列侯。项羽兵败自刎之后,梅与吴芮属汉高祖刘邦,刘邦对他们仍是信任,保留了吴芮的王位,改封长沙王,都邑临湖(今湖南长沙市),梅仍为列侯,其封地据明代县志说在祁门。

列侯是一种爵位名称,秦代即有,为二十等爵之最高一级。汉代的列侯,有在封地内自已征收租税的权利,征收的范围以初封时所划定的户数为限度。列侯中大者封户以万计,小者只以百计,梅   封以十万户,算是列侯中最大者,仅仅次于封王。刘氏王朝担心这些异姓列候在地方造反,规定列侯平时一律居于京师,封地内的行政事务一般由中央任命官吏代为处理,但要在封地内列侯建城,列侯死后,也要归葬其府地内。今祁门县境内有梅城、梅宅、梅墓等古迹存在。

城,简称梅城、梅邑。古县志一说距城西十里,一说距城西十五里,经祁门县文化部门实地考察,当以“城西十里为准确”,即今灯塔乡境内,因为这里不仅依稀可见古城遗址,而且可在古城址上拣到瓦砾。

宅,又称梅列候宅,在祁门县的祁山。清《康熙徽州府志》记载:“梅列侯宅,在祁山,唐大历中,改为龙潭观。”后来,灭道兴佛,龙潭观改为东岳庙,明朝正德年间,庙又毁,改庙为祠,成为祭祀理学家朱熹的场所。

墓,又称梅列侯墓,在祁门县城南郊1公里处。根据两汉列候墓俗,梅是卒于京师,归葬于封地祁门。清代《同治祁门县志》云:“列候梅墓在邑南二里悟法寺后”。后墓冢逐渐荒废,悟法寺亦毁。

祁门县还有一处梅侯旧墅。梅侯旧墅,又称梅别墅,实际上是人们为纪念梅而建造。清代嘉庆年间,祁山的梅宅,早已毁废,祁门县城的一批文人儒士,出于对梅的怀念,自愿募捐集资另外兴建房屋,命名为“梅侯旧墅”。《同治祁门县志》:“梅侯旧墅者,即今东山书院新辟之园也”。

经过千年岁月的冲刷,祁门有关梅的古迹或已无存,或改变了模样,然而,史书方志的记载却让祁门人民永远记住梅   这个具有历史传奇的人物,祁门“梅城”的别称也算是对梅一种永久性的怀念。


 

岳 飞 题 壁 东 松 庵

 1522227712.png

南宋绍兴元年(1131)仲春,岳飞奉宋高宗赵构之命,从江阴出发,统率大军,经宜兴、广德、宁国、绩溪、歙县、休宁,辗转婺源,过祁门,到江西鄱阳,讨伐李成。岳飞虽偶过祁门,时间也比较短暂,却留下两处遗迹,祁门历史上也就有了这位民族大英雄的踪迹。

一是岳王井。旧《祁门县志》载:“岳王井,在五都柽墅,宋绍兴改元,岳武穆讨李成,军过饮马于此。”柽墅,为今洪村,绍兴元年,岳飞军旅由此经过,以井水饮马。后人对此井备加爱护,在井台上建一亭,命名曰“岳王井”。明代学人洪志吉撰有《岳王井记》,云:“夫明近于宋,近而聚族者,业莫知为谁,何其踪偶过,阅代已久者,乃为之啧啧不衰,是则地以人传。”时过境迁,现今亭已荡然无存,井却依然完好,村里人说,全村所有的井水都不及这口井的水好喝。村里留有清代重修的《桃源洪氏宗谱》,内有一诗《咏岳王井留题》:“丈夫须学岳忠武,军行马渴征途苦。山下出泉井冒水,一饮一啄亦千古。”

另一处遗迹是东松庵。东松庵在今小路口镇花城里村东松岭。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僧人子王旬云游至此,爱这里风景秀丽,便在此建房舍,起名“东松庵”,广结善缘。岳飞过东松庵,曾在此写过一篇文章,《祁门县志》有记载:宋绍兴元年,岳飞提兵过祁,憩东松庵,终夜度车及曙,祁人乃觉,自题庵壁而去。这篇题记情文并茂,后来被收入岳飞的孙子岳珂所编的《金佗禾卒编》中。全文如下:“余自江阴军提兵起发,前赴饶郡,与张招讨会合,岖崎山路,殆及千里。过祁门西约一舍余,当途有庵一所,问其僧,曰:‘东松’。遂邀后军王团练并幕属随喜焉。观其基址,乃凿山开地,创立廊庑。三山环耸,势凌碧落,万木森郁,密掩烟甍。胜景潇洒,实为可爱。所恨不可款曲,进程遄速,俟他日殄灭盗贼,凯旋回归,复得此地,即可聊结善缘,以慰庵僧。绍兴改元仲春十有四,河朔岳飞题。”岳飞不仅交代了这次行军的使命,而且赞美了东松庵当年的胜景,他希望在凯旋之日能再来一游,可事与愿违,后来遭奸臣陷害,屈死风波亭,后人只有通过墙上的笔墨去瞻仰这位英雄了。可惜,岳飞题壁碑毁于太平天国战乱。

南宋诗人方岳《跋武穆贴》(见载于《秋崖集》)云:岳飞“过师吾里,留题东松庵壁上,老墨飞动,忠义之气煜如”。落款是淳佑九年(1249)六月朔,方岳为祁门人,这一跋语,距岳飞题壁相隔130年,可惜后来东松庵被毁,岳飞墨迹亦随之湮没。


 

杨万里诗咏阊门峡

 1522228281.jpg

阊门石峡在祁城南部,这里两山对峙如门,阊江从山峡中穿过,故称阊门。阊门石峡是祁门的一处胜景,在古代颇负盛名,为梅城十二景之一。《太平寰宇记》载:“阊门峡在县南十里。夹滩两岸,有大坛石,连至中流,对涌相向,是为阊门。”《新唐书·地理志》载:祁门县“西南十三里有阊门,善覆舟。”

阊江是祁门古时通往外界的主要水道,阊门峡犹如咽喉,夹岸峭壁,中通一线。舒缓的阊江如玉带般绕城而过,经过阊门时,突然被紧缩,河水立刻变得汹涌奔腾起来,夺门而过。

阊门峡中怪石丛峙,水流湍急,以险峻奇绝而闻名,因其是古代皖赣水路交通的必经之地,舟辑往来,经此无不大发行路难之叹。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一次取道祁门前往江西,就对此深有感触,接连赋诗十来首,感叹阊门石峡之险绝和航行之艰难。

杨万里自祁城南悟法寺启程,因水路艰险,弃舟陆行,出发不久,就觉陆路亦很艰险,他在《明发祁门悟法寺溪行险绝》诗中云:“右缘绝壁左深溪,头上春霖脚底泥。溪里仰看应落胆,闭窗关轿不教知。”走了十来里,便抵阊门,但见“两山环合,复立双石,刺天如门,溪水过双石之间极险,”更加感叹不已,在《过阊门溪》诗中说,“黟祁二邑水分源,到此同流怒正奔。忽值两门盘作峡,更峨双石插为门。中通掐浪才容线,仰看青天细似盆。滟瞿塘姑未问,只经此险已销魂。”在诗中,杨万里对阊门石峡作了淋漓尽致、生动形象的描绘,居然以长江三峡中的滟堆、瞿塘峡来形容阊门的险要!他简直是心惊胆战,不敢正视。过阊门后,杨万里复登船航行,仍然心有余悸:“平生快意何曾梦,老向阊门下急滩。”

千百年过去了,阊门石峡经过多次疏通改造,再也不复杨万里当的所见之惊险奇绝。但其山光水色之秀美毫不逊昔,而大诗人杨万里的精彩诗篇更是给其增添了不少文化底蕴,令人回味无穷。 

 

朱 熹 探 亲 到 祁 门

 1522227920.jpg

朱熹,字元晦、仲晦,号晦庵,婺源县人。南宋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宋代理学集大成者。朱熹仕途不顺时,曾来祁门县贵溪村看望在此隐居的父亲朱松,在贵溪时期他曾为村中文士们授业解惑,题诗序谱,为祁门留下了一段历史。

朱熹出生于福建尤溪县,1148年考中进士,历任左迪功郎、转运副使、焕章阁待制、秘书修撰、宝文阁待制等职,死后谥赠太师,封徽国公。朱熹少年得志,但因他的政治立场和思想与当权者相逆,因而仕途上颇为坎坷。晚年,朱熹个人失意,国家也日趋崩溃,于是他想超然物外,以寄情山水抚平创痛。他一生孜孜不倦讲学于各地,授业解惑,诲人不倦,承孔孟遗绪,重开一代名师在书院聚徒讲学的先例。

朱熹父亲朱松,字乔年,号书斋,婺源县万安乡松岩里人,为宋代学者。1118年,朱松考取进士,历任迪功郎、政和县尉、尤溪县尉、史部员外郎等职。金兵大举南下中原,宋朝王室被迫南迁,朱松怀着一腔忠诚屡屡上书,反对议和,提出了一系列中兴之策,却遭秦桧排斥,高宗帝也感到不悦,将朱松外放饶州,朱松对朝廷深感失望,没有接任饶州知府,而是请假回故乡安居。

朱松在朝时,与在汴京求学的徽州同乡祁门县贵溪贡士胡器之相雅善。据《贵溪胡氏宗谱》记载,胡回乡后在村北广植白杨,兴办白杨书院,教书讲学。白杨书院内设有松萝阁、竹间亭、碧波亭、般若亭,皆为村中赏月佳处。此时,正值朱松流放,于是,他前来贵溪探访好友,因爱贵溪山水秀丽,遂谋在村前一山坡筑室其间。此山山顶平整如坻,宽广2、3亩,俯视全村,山下景物尽收眼底,便结庐其上,庐侧并设学院,与村中文士讲学其中。高宗南迁后,朱熹弃仕讲学,来到贵溪探望父亲,也曾讲学于院中。村人为纪念此事,建庙于上,名为夫子庙,也将村前小山取名为夫子山。朱熹应邀为胡氏宗庙题诗云:“唐室遥遥孝义门,迄然宗庙至今存,当时泣尽思亲血,化作思波遗子孙。”后又为邑志题词:“贵溪钟秀气,胡氏居其间;境接文公里,门迎夫子山。古木冲霄汉,修筑戛佩环;地灵多俊彦,仍誉满人寰。”

至元朝,朱氏庐舍和夫子庙等,都毁于兵燹。现铁路经过其上,遗迹也不复存在。后人为纪念朱熹父子,将夫子山设为贵溪八景之一,并题诗怀念。

 

曾国藩进驻祁城 

 1522228358.jpg

清咸丰十年间(1860),为攻打太平军,湘军首领曾国藩率领部队来祁门驻扎,时间达10个月之久,大营行辕即设城东敦仁里洪家大屋。

祁门在当时的战事形势下,有着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祁门处于皖南的万山丛中,通闽广,接苏杭,取道池州至德、石埭可达安庆,过浮梁可抵南昌,其间险堑天成,有大洪岭、榉根岭、赤岭、禾戍岭,一心岭等雄关隘道。安庆不仅军事上是天京的屏障,和江北的庐州,江南的芜湖成鼎足之势,也是太平天国粮源和兵源的保障,一旦粮源、兵源枯竭,天京势必岌岌可危。因此咸丰九年(1859)十一月,清军分四路进攻安庆,曾国藩亲领第一路由宿松、至德直趋祁门,其余三路窥伺桐城、舒城、庐州,与曾国荃南北呼应,以形成对安庆合围之势。

咸丰十年六月初,曾国藩由宿松动身,初八到闪里。初九日正是咸丰皇帝奕宁的生辰,曾国藩即在闪里行辕为皇上祝寿。初十日到历口。经伊坑、花城、百谷里,十一日到祁门县城。湘军大队人马过境,人民摊粮派饷,鸡犬不宁。

曾国藩到达祁门后,下令裁撤四乡团练,把兵力完全控制在自己手中,并“议撤城之半为碉,以资守御”,提出“守城不如守山”。乡绅有人提出异议,以为有伤风水,曾国藩就上奏朝廷增加祁门县科举文武学额,并在方牍中批示,以“撤尽东南城,永远发科名,西北留一角,科名永不绝”来欺骗笼络官绅。曾国藩在祁门四境关隘设碉建垒,为了保障大营安全又在县城北门建碉两所,名为“敦仁”、“敦艮”,在西门建碉一所,名“敦厚”,城西桃峰山亦建垒一座。

曾国藩驻扎在祁门期间,太平军全力打击他的祁门老营。十月九日太平军攻陷徽州府,威胁祁门。十二月李秀成亲率大军奇袭羊栈岭,陷黟县,前峰打到祁东乡赤桥附近,距曾国藩老巢仅60里。曾国藩惊魂落魄,写下了遗书,准备自杀。因李秀成误以为祁城有重兵守御,绕道江西进行战略转移,才使他侥幸逃过一劫。咸丰十一年正月,太平军又由石埭进攻祁门,大败清军。此时江西粮道被太平军断绝,曾国藩亲自率兵攻打徽州,结果大败,仓惶退回祁门,又一次写下遗书,准备自杀。不幸太平军在江西乐平军事受挫,遂撤出景德镇,使曾国藩又侥幸逃脱了灭顶之灾。曾国藩后来每当提起在祁门的战事仍心有余悸。在他的信中自认与太平军作战,“无日不在惊涛骇浪之中,无日不战,无战不梗”。咸丰十一年四月他慌张地离开祁门,把自己的老营移驻东流。自咸丰十年六月至次年三月,曾国藩在祁门驻扎长达10个月,当时陪同他在祁的名人有时任曾的幕僚的李鸿章。

百多年过去了,曾国藩在祁住所洪家大屋仍保存尚好。而太平军与湘军在祁鏖战近10年,祁门境内可考的古战场、演军场、点将台有多处,可供后人凭吊。


吴觉农先生在祁门

 1522227580102596.jpg

1522228277.jpg

吴觉农是海内外颇负盛名的茶叶界泰斗,被称作当代茶圣,他与祁门茶业结下了不解之缘。1932年,吴觉农在上海商检局任技师,当时的安徽省建设厅向其发出邀请,拟请他出任设在祁门的省立茶业改良场场长。吴觉农欣然应允,这年冬天,他离开生活舒适的繁华大上海,独自一人前往祁门。

20世纪30年代初,祁门茶业改良场总场设在南乡平里。吴觉农抵达时,因为屡屡变更,改良场的科研与生产均濒于停顿。他丝毫不顾条件艰苦,带领全场职工,投入紧张工作,使科研、生产很快步入正轨。改良场此后不断发展,成为当年全国同类机构中的佼佼者,就是吴觉农在祁时打下的基础。

吴觉农在祁门所做的影响最大的一件事,乃是首倡成立茶叶运销合作组织。他一生爱国爱民,尤其体恤民众疾苦,来祁门不久,就对祁门茶业状况进行深入调查,想从中找出发展祁红生产的良策。经过深思熟虑,吴觉农认为,祁红生产最大弊端在于远销体制不健全。

在吴觉农极力倡导与亲手操办下,1933年在平里茶业改良场内,成立了“平里茶叶运销合作社”。为了推动合作事业发展,采取了不少优惠茶农的措施:凡是卖茶给合作社的茶农,经申请登记后,即为社员,首批社员有50多人。社员前来售茶,合作社一律支付现金,决不拖欠,并当场记下数量及价格,运销外地盈利后共享。且事先声明,社员只享受盈利的权利,不承担经营亏损的责任。

当时,改良场经费有限,合作社无启动资金。吴觉农倾囊而出,个人垫付1200元,并冒着巨大风险,通过私人关系向银行贷款1000元。改良场全体职工为此感动,自愿捐出1个月的薪金1800元。就这样,凑齐4000元现金后,合作社于1934年茶季正式启动营业。在平里双凤坑设一分社,分别请当地精于茶业的章绍周、章俊之等人负责。4月开秤收购毛茶,精工制成红茶59箱,每箱60斤共3540斤。运抵上海,吴觉农亲自负责销售。由于减少了茶栈、茶商的中间剥削,这批生意下来,居然盈利233元之多。7月,即召开社员大会,分发红利,茶农由此大得实惠,踊跃参加合作社。从此,祁门茶叶运销合作社大发展,最盛时有70余家,社员数千 人,并逐渐推广到全国。我国的茶业合作,就这样始于祁门,而吴觉农倡导功不可没。

1934年7月间,因要出国考察茶业,吴觉农辞去祁门茶业改良场场长一职,由胡浩川接任,从此离开祁门。

解放后,吴觉农任农业部常务副部长兼中国茶叶公司总经理,公务繁忙,但对祁门却丝毫未忘,关心有加,他为祁门茶业的每一次发展、每一个进步而倍感欢欣。1985年,时值安徽省农科院祁门茶叶研究所70周年所庆,他回忆起当年在祁工作情景,百感交集,提笔书道:“祁门红茶,多年称雄。中经淹息,人事未雍。种茶植树,跟上四化。”并“祝祁门红茶色更艳、味更强、香更浓”。1987年,祁红荣获第26届世优质食品博览会金奖,时年91岁高龄的吴觉农,闻听此喜讯,按捺不住欣喜之情,于中秋佳节那天,赋诗一首:“祁红屯绿素称最,出欧评选再夺魁,饮料药料称双雄,富国利民人人爱。”表达了对祁门茶业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 

 

钱君刻印忆祁门 

 1522228210.jpg

“车过黄山十二村,中宵月黑宿祁门,林荒豺虎频惊啸,路险风寒断客魂。”这是印学名家钱君为半个世纪前的祁门描绘的一幅山城夜景图。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大举进攻上海,淞沪抗战爆发。11月9日,国民党军队开始撤退,当时在上海的钱君与巴金、茅盾等一批文化人相继离沪,逃往内地以避战乱。一路上兵荒马乱,交通不便,颠沛流离辗转苏浙皖三省,于是年冬一天晚上抵达祁门。当年的祁门只是一个小山城,置身于此,颇受战乱之苦的钱君心里充满了一位天涯沦落人的凄凉寒怆之感,他以一首七言绝句吟出了夜宿山城的所见、所闻、所感,勾勒出一幅荒凉的山城夜景图,也为今日的人们展现了半个世纪前祁门山城的原始风光,留下了一笔有价值的史料。

1955年元旦,钱君回顾往事,忆及峥嵘岁月里的这段艰难之旅,感触良多,随即刻下了一方印章以作纪念,印文即为诗之一句“中宵月黑宿祁门”,并将全诗刻成边款,收入印谱。


 

陈毅舍会山整编游击队

 1522229292.jpg

 

1937年 10月,国共两党达成协议,国民党停止“清剿”,同意将南方各省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项英、陈毅在南昌成立“南方游击队总接洽处”。祁门舍会山,地处皖赣边界,与江西浮梁瑶里为邻,是皖赣特委的根据地。由于国民党军队长期围剿而栖身深山与党中央失掉联系的皖赣特委负责人,对当时全国形势了解甚少,对“国共合作”之说有不少疑虑。皖赣特委决定一边和国民党当局接触,探其虚实,一边派李步新、江天辉到南昌找陈毅同志汇报,直接与党中央取得联系。

当李步新、江天辉见到陈毅汇报完工作,准备离开南昌返回时,陈毅考虑到边区党组织、红军游击队长期与党中央失掉联系,加上国共两党十年内战,积怨太深,怕边区党员和游击队指战员思想转不过弯来,因此决定亲自走一趟,传达党中央方针政策,做好“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思想工作。1937年12月初,陈毅从南昌经景德镇前往舍会山。行经皖赣两省交界处——长岭的石岭头时,受到皖赣特委派来迎接的邹志诚等指战员的欢迎。

陈毅到舍会山当天晚上,皖赣特委立即召开会议。会址在舍会山农民郑士子家(现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陈毅在特委会上首先对在艰苦环境里坚持游击战争的同志们表示慰问,接着传达了党中央关于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会议一直开到次日上午。陈毅不顾旅途劳顿,又在舍会山仓库下面的田地里,向全体干部战士作了《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报告。他针对部分干部中存在的思想问题,讲解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意义。他说:日本帝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共同敌人,敌人的枪口对准中国人,中国人的枪口也要对准日本帝国主义,这就是国共两党在十年血战后能够一致抗日的原因所在。我们要集中一切力量对付日本侵略者,识民族大义,化敌为友,团结内部,共赴国难。

陈毅的报告,使边区干部、游击队指战员思想境界提高了,明确了谁是当前的敌人,极大地激发出抗日热情,为下一步集中、改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陈毅离开舍会山不久,皖赣特委游击队迅速行动起来,于春节前集中瑶里整编,统一番号为“江西抗日义勇军第一支队”,并于次年2月底正式改编为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第三营,启程奔赴抗日前线。

 

戴笠历口忙特训

 1522229242.jpg

解放前,祁门县历口街石桥东堍,立过一块“去思碑,” 记载着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在历口的一段往事: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进攻上海。戴笠奉蒋介石命组建游击队,成立“苏浙行动委员会”,自任书记长,文强任办公室上校人事科长,所组织的部队,称为“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不久,国民党军队全面溃败,“别动队”也随之溃不成军。

文强奉戴笠命令,任前方办事处处长,负责收容溃散的“别动队”队员。11月,文强将收容的部队,带到历口整训。下辖4个大队,1个特务营,全团总人数约2500人,分别驻扎在历口、杨山、武陵、彭龙4个要隘之地。总部设在历口梅山殿茶业改良场分场址。

1938年元月初,戴笠从九江出发,由一班宪兵护送,化名汪涛,乘车来祁门,弃肩舆,穿便衣,沿着山间石径,一路察看地形,来到历口,下榻在茶业改良场。旋即在许家祠堂,正式宣布将“苏浙行动委员会别动队”改名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教导总团”,任命俞作柏为总团长、文强为政训处长。

戴笠向教导总团干部训练班学员,发表了《整训抗日武装游击部队的任务和目的》的讲话,其大意是,上海的溃败是耻辱的,因此,我们选择满清中兴名臣曾文正公的大本营历口镇,作为整训的驻地,一定要卧薪赏胆,效法越王复仇雪耻之志,云云。

1938年春节,戴笠是在历口过的,他在当地主持春节联欢会。文强为联欢会拟了一副对联。上联是“整武溯中兴,一扫敌氛清宇宙”;下联是“复仇坚壮志,最终胜利属吾侪”。横批为“抗战必胜,建国必成。”戴笠还邀请当时避难在历口的前国民党中央委员彭养光、柏文蔚参加联欢会。停留1个半月,戴笠取道南昌回武汉。

戴笠的历口之行,真正的目的何在?是不是如他所标榜的“整训”“抗日”呢?当时的背景是:祁门地处皖赣边境,人民游击战争如火如荼。抗战军兴,我南方8省13个地区红军游击健儿,响应中共中央号召,集中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移师岩寺,进军云岭,东进抗日。在历口声称要效法曾国藩的戴笠,后又在歙县雄村成立“中美合作社”的特务机关。种种迹象表明,戴笠历口之行别有用心。

去思碑高5尺,宽2尺,立于1938年7月,是当地乡绅为戴笠等歌功诵德所作。碑石后因修公路搬移,打成两半,又被作台阶石,遭人践踏,有少许字模糊,现已被有关部门保存。

 

庄晚芳茶业起步在祁门

 1522228778.jpg

著名茶学家庄晚芳堪称一代茶学宗师,中国茶界泰斗。他长达60余年的茶叶事业,是从祁门起步的。1933年,当时的全国经济委员会农业处成立后,拟定全国茶区改革计划。次年决定从祁红茶区先着手改革。为此,祁门茶业改良场在全国招聘了数十名大学毕业生,致力于祁红制销的研究工作。时年26岁的庄晚芳正好大学毕业,便应聘来到祁门茶业改良场工作。

在当年改良场的那一拨大学生中,庄晚芳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他年轻有为,学识渊博,茶学理论功底深厚,很快便成了业务骨干。庄晚芳在改良场被分入研究组,专搞茶树栽培研究。相对于制茶研究等方面,栽培研究是个比较吃力的活,他毫不计较,一头钻进科研之中。尤为难得的是,为了获得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他与当地茶农打成一片,与茶农们一道上山开辟茶园,种茶栽树,宛如一个农民一样。为了进一步丰富自己,他还在空闲时钻研采茶、制茶、评茶等各方面技术,颇为内行,堪称一位多面手。就这样,不出两年,庄晚芳就成了改良场茶树栽培方面的研究权威,在改良场业务学习与培训中,胡浩川场长主讲红茶精制技术,冯绍裘先生主讲茶叶审评,而当时年轻的庄晚芳,亦得与这些前辈大师并列,讲授茶树栽培技术。此后,他于茶树栽培领域不断钻研精进,成为我国茶树栽培学科的奠基人之一,这与在祁门的几年实践经验是分不开的。

改良场总场址迁到祁门县城后,庄晚芳又被委以重任,负责在城区开辟茶园。1937年,由于在开辟近城杨桃岭茶园时,不经意间损坏了胡氏祖坟,引起胡家不满,发生了很大风波。他为了化解矛盾,主动离开祁门改良场,回到家乡福建主持筹办福建示范茶厂。

虽说是满怀遗憾离开祁门,但庄晚芳对祁门仍是充满美好的回忆,对祁门茶业仍是常常关注。数十年后,在回忆起当年在祁门岁月时,他充满感情地说:“我一生从事茶叶事业是由安徽祁门茶业改良场开始的。┅┉在祁门场的时候,深受胡浩川、冯绍裘、潘忠义等老茶人的启发教育,又得到当地工人农民的热情帮助,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所得到的茶叶知识是很多的,给我打下茶叶科技知识的基础,印象极为深刻。” 

 

陆俨少、赖少其挥毫画祁红

 1522229044.jpg

1522229502.jpg

1964年茶季,祁门县茶科所迎来了三位贵宾 ,他们是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陆定一和陪同其前来的赖少其、陆俨少。

三位名人对茶叶颇感兴趣,此次来皖南,听说祁门有个专门研究茶叶的科研机构,来了兴致,专程前来参观。在茶科所领导的陪同下,他们认真参观了所内环境,了解科研情况,尤其对祁红的生产制作过程很关注,认真询问,详细打听。还兴致勃勃地登上茶山,一览茶乡风情。赖少其、陆俨少两位是有名的大书画家,或许是美丽的风景触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在茶科所办公室内,两人兴致很高,应茶科所领导之请求,各据一桌,同时挥毫泼墨,作起画来。

不愧是当代书画名家,出手不凡,只见他们一会儿轻抹,一会儿重点,两幅精采的山水画呈现在众人面前:赖少其所作的画名叫《祁红》,现被有关方面精心收藏。陆俨少所作之画因种种原因,现已难寻其下落,风采不为世人所睹,惜哉!

 

胡耀邦同志过祁门 

 1522229432.jpg

1982年11月1日上午9时,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乘坐专列从屯溪方向驶抵祁门站,陪同的有郝建秀、乔石、陈昊苏和安徽省委常委、副省长程光华等同志。

胡耀邦在站台上接见时任祁门县委书记杜来春,握手问候后,颇感兴趣地问道:“怎么叫祁门?”杜来春手指车站对面的山峰说:“这是祁山,西面还有个阊门,取祁山的‘祁’字和阊门的‘门’字,合起来叫祁门。”总书记满意地点点头,接着他又关心的问:“你们红茶一年生产多少?销售哪些地方?”杜来春说:“今年5万4千多担。主要销售英国伦敦,还有瑞典、瑞士、芬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总书记又问到红茶初制有几个过程,杜来春回答有4道工序:分别是萎调、揉捻、发酵和烘干。为加深对祁门的印象,胡耀邦临登车门时说:“祁山,阊门,祁门。”

胡耀邦总书记亲切问话,平易近人,虽然只是短暂的片刻,却表现了对祁门县人民及祁门经济极大的关怀,给祁门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赴朴初欣题“祁红史话”

 1522229953.jpg

 1990年9月,秋高气爽,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偕夫人一行路过祁门,在祁门宾馆稍事停留。

在宾馆客房中,朴老接见了祁门县领导。朴老和蔼可亲,平易见人,大家交谈甚欢。

临近晚饭时,陪同朴老前来的一位省政协领导对祁门县领导说:朴老可是闻名的大书法家,难得来祁门一趟,你们怎么不向他求幅墨宝呢?其实,县领导早有此意,只是怕朴老旅途劳顿,不便开口。听此一说,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对朴老说:我们这里祁红很有名,县里打算出一本书,专门介绍祁红历史,名叫《祁红史话》,想烦请朴老给题个书名。

朴老听罢,并未言语。片刻,大家前往餐厅,朴老多年来一直坚持吃素,祁门宾馆招待他也是几件素菜,他吃得很香,也很高兴。吃罢饭,朴老起身回房,祁门县的一班领导心想他可能要休息,没有再跟着,而是坐在宾馆大厅中等待。

约莫过了20分钟,只见那位省政协领导兴冲冲从楼上下来,连声招呼:快来,朴老给你们题字了。众人大喜过望,连忙上前观看,只见“祁红史话”几个大字俊美超凡,落款、印签一清二楚。尤其令人感动的是,为了让人有选择,朴老特地题了两遍,一横一竖,考虑得十分周到。大家争相传看,不忍释手。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