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营销-SEO-头部优化文字处修改

祁门政协网

网站首页 > 文史资料

徽俗最爱搭台唱戏——祁门古戏台

徽俗最爱搭台唱戏

——祁门古戏台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徽派建筑享誉于世,尤以祠堂最具特色,被誉为徽州古建“三绝”之首。而若是将祠堂比作徽州古建筑中的王冠的话,那么,祁门古戏台则堪称王冠上的璀璨明珠。

“台榭影随山月转,笙歌响答溪水吟”。祁门古戏台在中国戏曲舞台史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独特的建筑结构与丰富的文化内涵,集中反映了古代徽州建筑艺术的造诣和成就,是一种十分独特和珍贵的旅游资源。

 

一、天下名优萃聚竞技——徽州古戏台产生的历史背景

 

戏台是人们为演戏所搭建的舞台,明代以后,徽州戏台大量涌现,这与当时的徽州社会、经济、文化和乡风民俗等密切相关,其产生与发展具有鲜明的时代背景。

徽州自古儒风独茂,程朱理学极为盛行,徽州人聚族而居的社会结构,使得宗法制度得到广泛奉行,宗族势力强固,社会也相对稳定。到了明代时,徽商崛起并开始称雄全国,正如明谢肇《五杂俎》中所说:“富室之称雄者,江南则推新安,江北则推山右。新安大贾,鱼盐为业,藏镪有至百万者,其他二三十万,则中贾耳。”徽商兴起极大地促进了徽州的社会发展和经济繁荣,也带来了文化的兴盛,各类徽州文化艺术蜚声全国。这为徽州戏台的产生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精神与物质基础。

促使徽州戏台大量涌现的原因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徽州一带如火如荼的演戏、看戏风习。

伴随着社会、经济与文化的发展,到了明代,徽州同样迎来了戏曲的繁盛期,民间戏剧演出非常活跃,人们演戏、看戏蔚然成风,不仅府治、县城有演出,农村的演出也十分频繁正如明万历时歙县县令傅岩《歙纪》中所说:“徽俗最爱搭台唱戏”。徽州民间一年中演戏名目繁多,这一带历来有举办庙会的习俗,多半为酬神而设,如汪帝会、华陀会三月三会、浴沸节、中元节、重阳会等,都是名闻遐迩的庙会。结社赛会的内容除了祭礼祀神外,还要演戏酬神,旌幡华盖,笙箫鼓乐,十分热闹,远近戏班都闻讯而至“天下名优,萃聚竞技”

此外,徽州人逢年过节要演戏,婚丧喜庆要演戏,子弟升学仕进要演戏;徽州宗族每逢修谱、建庙、立祠等,也要演戏酬神谢祖。总之,不论是宗族还是个人,每逢稍微重要一点的活动之时,都离不开戏曲。明万历抄本休宁《茗洲吴氏家纪》卷七条约中说:吾族喜搬演戏文,不免时届举赢,诚为靡费。其实,喜爱演戏早已不是茗洲吴氏一族独有,而是整个徽州的一种普遍现象。每逢开台演戏,村子里便热闹非凡,三乡五里的亲朋好友都被请来做客看戏,演出活动夜以继日,村民看戏如痴如醉。徽州有民谚曰:“锣鼓响,脚板痒”,意思是说百姓只要一听说有什么地方演戏,开台锣鼓一响,不管路有多远多难走,从四面八方都要赶来观看,非常传神地揭示出了古代徽州人对戏曲的极端喜爱之情。

至于“贾而好儒”的徽商,就更加是普遍喜好戏曲了。“戏路即商路”,徽戏成为徽商公关的手段。徽州商人发达后,常以戏剧等文化活动为载体,结交四方文人雅客,追求仕大夫阶层的高雅品位,同时作为炫耀自己“竞尚奢丽”的资本,他们为徽州戏曲的繁盛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中国戏剧史上,明代中、后期是我国戏剧发展的黄金时期,各种地方戏剧勃兴,各地声腔争奇斗艳。与之相应的是,这一时期徽州戏曲诸腔竞出,交融发展。嘉靖年间,徽腔、徽调出现,进而形成了徽戏。徽戏表演艺术多姿多彩,风格朴实,乡土气息浓郁,以武艺高超著称,在徽州民间广受欢迎,演出络绎不绝。万历时期,徽州目连戏也日渐成熟。目连戏作为宗教仪式剧,徽州人视其为可以驱邪避祸、祈福迎祥,演出具有广泛的民间市场,徽州乡村每逢中元节或乡村重要事情时,都要 “打目连”,动辄3到7天日夜不停

徽州社会的儒风底蕴,也为戏曲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徽州的众多文人雅士对戏产生浓厚的兴趣,进行提炼与艺术加工,因此,明中叶以后,徽州戏曲创作也十分活跃,涌现了一大批戏曲作家和理论家如汪道昆、郑之珍、汪廷讷、潘之恒等均全国知名,影响深远。尤其是祁门人郑之珍《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的问世,极大地促进了祁门及其周边一带目连戏的发展,戏文广泛传播,影响遍及大半个中国。

频繁的演出需要,不但吸引了众多的外地戏班纷纷前来献艺,而且也促使徽州本地戏班竞相涌现,明清时期,徽州一些较大的村子都有自己的戏班,有的一村甚至有好几个戏班。除了在村里演戏外,更多的是四乡演戏以养家糊口。有的徽州巨贾家中长年蓄养着私人戏班,在外地经营的徽商还经常将自己的戏班带回家乡,有力地促进了徽州戏曲与外界的交流。到清乾隆年间时,各种民间戏班活跃在徽州城乡,当时徽州一府六县仅徽戏班就有60多个,还有目连戏班近30家。而在扬州,徽商蓄养的“四大徽班”名声极大,于乾隆后期进京,促成徽剧与北京剧坛各剧种的融汇,衍变成为中国的“国粹”京剧。

徽州宗族对戏曲的“认同”,也对戏台大量涌现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程朱理学盛行的古徽州,自明代朝廷允许民间建祠之后,宗族观念更加深入人心,宗族内部管理日趋完善。而在宗族日常管理过程中,戏曲常常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一是徽州人讲究尊祖敬上、报本敦亲,各宗族都把演戏当作一种追远报本的方式,每逢春秋二祭等大的祭祀活动结束之后,或是祠堂落成、宗谱修毕之时,常常要“张灯演戏,与天地神祗祖先同乐”(叶显恩《明清徽州农村社会与佃仆制》)。如史料记载,清道光五年(1825),黟县西递明经胡氏宗族纂修宗谱付梓,举行了隆重的祭谱祭祖活动,从农历九月初三日起连续10天,白天祭祖,晚上演戏,热闹非凡。胡氏宗族特地从外面请来3个戏班,工唱戏达60余本。尤其是初六大祭之日,“三处演戏,自辰至暮,自暮达旦,一日一夜,共演戏十本。”像这样的情况在徽州很常见,宗族通过演戏一方面穿越时空,加强与祖先精神联系;另一方面也使同族之人感到宗族的荣耀,敦亲睦族,起到凝聚人心、维系血缘关系的作用。

二是各宗族把演戏作为教化族众的有效措施,寓教于乐,宣扬传统道德思想与宗法观念,以教化族众。戏剧为古代大众最喜闻乐见的文娱活动,感染力强,通过演戏来扬善砭恶,宣扬封建伦理道德教育,其潜移默化的功效要远远甚过空洞的书面或口头说教。如在徽州广为人知的目连戏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郑之珍在改编戏文时,把儒家忠孝节义观念,佛家因果报应思想融于一炉,顺应了“程朱阙里”各阶层思想教化的需要,戏中的忠孝节义人物成了人们日常行为的模范,影响了一代代徽州人,《安徽通志》评价郑之珍时说:“徽郡自朱子讲学后,由宋至清,七百余年,紫阳学派绵绵不绝,江戴兴而皖派经学复风靡天下。然支配三百年来中下社会之人心,允推郑氏。”可见,目连戏对徽州社会的影响之大,教化之广。

三是徽州宗族制定诸如封山、禁赌、禁笋、禁茶、护村、保祠、护坟等合约时,都要通过演戏进行广而告之,晓谕族众。一旦有人违反,经宗族裁决后,处罚手段常常是责令其出资,请戏班演戏让全宗族一起观看,这叫作“罚戏”。祁门桃源村《陈氏宗谱》卷之十有篇禁赌合约,合约全文如下:

 立禁止赌博合同,文约人飨保堂陈立信等,壹莺堂陈光显等,大经堂陈启修等,持敬堂陈德兴等,保报堂陈约等原,今风俗颓败,雅化无闻,开场设赌局相习成风,废事失时,多不自惕,因劝论一源,涤除旧染,演戏严禁立碑勒石,凡一切赌博尽行禁戒,自是之后,各祠子弟理宜遵守,如有持强违禁者,邀集各祠老成斯文照文约内规例处罚,如再持强不遵,支给众费鸣官,理论以凭不清法,毋得推诿,今欲有凭立此合同支约五纸,各祠收一纸为照。

    再将禁止赌博条规开列之后:

一演戏禁止赌博地界里至天井源,正冲岭上,外至横路庄屋止;

一演戏禁止后即请宪立碑勒石永垂告诫不朽;

一违禁者罚戏一台,钱一千文归众扶禁,仍于祠内老成斯文重责不货,及窝赌者照违禁之人加倍处断不徇情,如再持强不遵,五祠老成斯文支给众弗鸣官理论,以惩不法无说。

    嘉庆十一年岁次丙寅二月初八日。

这份合约就是通过演戏来让全体族人知晓,而对触犯村规民约的族人通过罚戏进行惩戒。像这样的族规乡约在祁门极为常见,许多宗族还刻石立碑,以示警戒。另外,徽州宗族族人之间产生纠纷时,也要通过宗族来判定是非曲直,败诉者也要被罚戏,以息诉讼纷争。罚戏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手段,既达到了惩罚过失者的目的,同时又发挥了戏中教育的功能,起到警世全族、全村人的作用。

唱戏需要戏台,搭台才能唱戏。民间戏曲活动的频繁和宗族管理的需要,使得明代中叶以后,徽州大地上专供演出的戏台应运而生,大量出现。尤其是到了清代,随着戏曲艺术的进步与广泛流传,加之城乡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促使徽州演戏活动进一步盛行,“凡祠庙必造花台”。当年徽州宗族都把搭台唱戏当作族内大事,常备不懈。如在祁门南乡的查湾,旧时村中汪姓宗族势力显赫,为汪姓宗族服劳役的佃仆成群,分工细致,其中就有专门为唱戏搭台的“搭戏台庄”,可知那时搭建戏台已成为村中日常之事。

从种类上划分,这些戏台可分为临时戏台和固定戏台。在徽州民间,为戏班演出临时搭建的戏台叫“草台”,一般情况下比较简陋,演完即拆。也有的草台装饰得堂皇富丽,被形象地称作“花台”,沈复的《浮生六记》中记载说:乾隆五十三年(1788),沈复到徽州绩溪时适逢“花果会,“庙前旷处高搭戏台,画梁方柱,极其巍焕,近视则纸扎彩画,抹以油漆者,“既而开场演戏,人如潮涌而至

固定戏台按所处位置不同又分为村落戏台、家庭戏台和祠堂戏台,大约于明代末期时起在徽州一带开始大量出现,早期形制也比较简单。清中叶后,其建筑工艺日趋精良,檐举椽飞,丹漆金碧,焕然鲜华。

村落戏台建在村中的公共场所上,因其不能移动,民间又称作“呆台”或“万年台”,这类戏台的建造及所有者为宗族或村子。家庭戏台则为私家所有,建在私人的宅院之中,足不出户就可以看戏。当然,能拥有私家戏班与戏台的,毕竟只是少数巨贾豪富,更何况当年一般徽州宗族,为避免戏场成为“诲淫诲盗之所”,而“禁家庭演戏”(引自祁门博物馆藏《吴世锦囊谱规议及赞》),故徽州私家戏台并不多见。

本来,按照古代祠堂的建制,规模较大的宗祠一般都附有戏台,或搭建在祠堂大门外的空旷广场之上,或巧妙地利用祠堂内部空间构筑戏台,这是中国许多地方的常见做法。在宗族势力强固的古徽州,祠堂戏台最为多见。徽州宗族尤其喜欢在祠堂内搭台唱戏,这是因为祠堂被视为关乎宗族命脉之所在,是宗族教化与执法场所,在其中演戏既可以最大限度地达到“与祖先同乐”的目的,让族众更深刻地感受到同宗同源的血源关系;而罚戏时也意味着是代表祖先和整个宗族在执法,更具权威性,更有教化意义。

当年,徽州各式各样的戏台寻常可见,一般稍大一点的村落,都建有砖木结构的永久戏台,有的地方甚至建有多座戏台,以供唱戏等宗族活动之所需。即使没有万年台的村落,平时也都台柱、台板齐备,并留有足够开阔的场所,随时可以搭成戏台,非常方便。如在祁门环砂村程氏宗祠叙伦堂的天井中,至今仍清晰可见旧时唱戏搭台的埋基痕迹。

斗转星移,随着时代变迁,昔日徽州众多的戏台绝大多数都湮没在岁月沧桑之中,不复存在。如今不过只剩下寥寥十余座,而祁门一县,就有11座之多,实为罕见。

 

二、巧夺天工国之瑰宝——祁门古戏台的建筑形式与研究价值

   

祁门古戏台是中国古代建筑百花园中的奇葩,其“布局之工、结构之巧、装饰之美、营造之精”,无不让人赞叹不已,充分展示了古代建筑工匠们的高超技艺。

作为祠堂的有机组成部分,戏台与祠堂共外墙和屋顶,因此从祠堂外部一般看不出里面有戏台。戏台梁架为木结构穿斗式、硬山搁檩式,外围以砖墙封护,起到防风和防火的功能。造型上采用徽派建筑惯用的风火山墙,呈跌落的台阶形式。屋顶分歇山式、双坡式两种形式,层层跌落的马头墙高出层脊,有的中间高两头低,微见屋脊坡顶,半藏半露,黑白分明;有的上端人字形斜下,两端跌落数阶,檐角青瓦起垫飞翘,在蔚蓝的天际间,勾勒墙头与天空的轮廓线,增加了空间的层次和韵律美,体现了建筑与环境的和谐。

有戏台的祠堂基本平面布局一般为三开间或五开间,面阔约10-15米左右,进深为三进两明堂(天井),戏台即搭建在祠堂的前进,与享堂、寝堂相对,每逢演戏之时,打开享堂的隔门,就可以让祖宗的牌位正对着戏台,与祖宗同看戏。祠堂的第一进天井既作采光通风用,又是观戏区,一般都建得十分轩阔,以尽可能多的容纳观众。天井两边为廊庑,两侧有耳门通街巷。有的前进廊庑上面被巧妙利用,建有如同“包厢”般的观戏楼,进深一般20来米,以石柱或木柱支撑。观戏楼内设美人靠橙,观戏窗上组合有几何形纹的窗棂,不但美观,而且不挡视线,透过窗棂可观看戏台上的整个演出活动,非常惬意,是族中大户人家小姐观戏之所在。天井地面均采用青石板条铺砌,设置散水及排水沟,廊庑地面则采用地砖或卵石墁地,有的考虑到防水的需要,观戏楼的前檐柱采用石柱,可防霉、防腐。整个与演戏看戏有关的院落部分,廊庑周接、回环四合,演戏之时声响不外溢,效果绝佳。

戏台分为固定式和活动式两类形制。固定式即戏台基部以砖石砌筑成外框,里面用木柱支撑,上覆木板形成台面,长年不拆固定使用,也就是万年台,有这种戏台的祠堂一般不设大门或门楼,有的仅在两侧设门进出。活动式又叫“可拆卸式”,戏台基部全部以木柱支撑,台枋相连,粗榫卯结构,上覆台板即成。有活动式戏台的祠堂均有大门或门楼,戏台拆卸方便,有的平时是祠堂的通道,每次唱戏之前,临时装上台板即成戏台;也有的在结构上进行了巧妙处理,戏台的后台退让出门位,且一般基部较高,开启大门时人们可由戏台之下进出,因此一般祠堂没有重大活动时,也无须拆卸。

在结构处理上,戏台采用干栏式,左右对称布局,平面分为前台和后台。前台三开间,中为明间演出区,且开间较大,这样可以增加舞台面积,扩大演出的空间;次间为文场、武场乐间,稍间为廊。各部分的组合相当完美,空间利用得非常合理,既讲究传统建筑的严谨均衡,又不失因势而为的灵活,集实用性与艺术性于一体。

戏台前部设有雕刻栏板,既有装饰效果,又起到安全防护的作用。明间正中央天花处,设有层层上叠、旋收成屋顶的穹井,名曰“藻井”。所谓藻井,原为宫殿、坛庙、寺庙建筑中,帝王宝座上方或佛堂佛像顶部天花中央的一种“突然高起,如伞如盖”的特殊装饰,以烘托和象征天宇般的崇高和伟大。最初建藻井,除有一定的装饰作用外,更多的是避火之意,正如汉代《风俗通》中所说:“今殿做藻井,井者,束井之像也。藻,水中之物,皆取以压水灾也。”后来人们在使用过程中,又发现藻井具有吸音和共鸣等物理特性,古代没有扩音器,藻井却能使演员发出的声音聚集、洪亮、圆润、清纯,而不致发散、混杂,使观众在远处也能听得清楚,自然被运用到戏台当中。

祁门古戏台的藻井,分为上、中、下三层,剖面呈倒置的喇叭形,束腰,S状轩蓬,层层里收至顶部,顶部中央有雕刻成莲状垂头,井壁采用光滑的木板封闭,这同北方的官式建筑的藻井相异,用途也有所不同。从年代上看,明代及清早期戏台均无藻井,清中期以后的戏台中央天花大都设有圆形藻井。

古戏台做工极为讲究,有的台面挑檐,额枋间布满斗拱或斜撑。在局部装饰上,三雕技艺尤其是木雕被广泛运用,如戏台和廊庑的梁架、额枋、月梁、斜撑、平盘斗、雀替等构件上,均雕刻有纹饰,精致细腻,美轮美奂。图案以传统戏文为主,间以神仙人物、花卉树木、飞禽走兽等,生动形象。还有的在戏台天花、隔板上以及观戏楼的走马板上绘以彩画,彩画木地俱作淡灰色,设色清丽绝俗,显得十分的优雅与恬静。

祁门古戏台内容丰富,特色鲜明,富有地域性特点,与北方戏台和花戏楼有着明显的不同。在徽州现存的十多座古戏台中,只有祁门的这11座戏台是建在祠堂内部的,这种形制不仅在徽州仅见于祁门,在全国也属罕见。徽派古建博大精深,现存各类古代建筑多达5万余处,祁门古戏台使徽派古建增添了新的种类,独树一帜,在研究徽州古建筑类型学上有着重要意义。

从建筑本身上说,祁门古戏台充分展示了徽州古代建筑的艺术魅力,其布局严谨合理,空间利用得当,既讲究徽派古建传统的严谨均衡,完美地体现了端重、方正、井井有条的理性精神;又求灵活舒畅、合理地利用祠内空间,巧妙地将门楼内部构筑为台,有效地利用天井、边廊和享堂等祠堂内部空间形成观戏区域,各部分的相互连接和配合井然有序,达到珠联璧合、浑然一体的艺术境界

从工艺上看,戏台巧夺天工,尽情显现了古代建筑工匠的高超技艺,不论是整体设计,还是局部构思,都匠心独具,精巧绝伦。有的看似不起眼的地方,却蕴藏着许多的科学道理,如戏台上的藻井就同时具有防火、扩音、装饰多种功能,堪称一绝。而装饰风格也不相同,有的戏台雍容华贵,尽显徽派古建华美的一面,尤其是“三雕”广泛应用,镂云裁月,鬼斧神工;有的戏台则朴实无华,展示徽派古建质朴的一面,不事雕琢,简约大方。整体上看,都是徽派建筑的精华,其艺术魅力自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重视。

祁门现存古戏台分布有一定的区域性,集中在西乡的新安乡、闪里镇境内,其中新安乡8座,闪里镇3座。这一带与江西省浮梁县交界,从水系上说属于汪家河、文闪河流域,顺水而下,可通达江西鄱阳、九江;而向北越岭,即入池州、安庆府地。这里是徽州文化、亚徽州文化及赣文化的交融处,同时也是徽州文化向外渗透的窗口,正是因为坐落在这样的区域之内,使得祁门古戏台特点鲜明,内容丰富,是研究徽州文化、亚徽州文化和赣文化交融的最佳支点。

需要指出的是,整体上看,祁门古戏台的建造与装饰手法是以徽派古建筑风格为主,但这些戏台毗邻江西,有的当年就是雇佣江西工匠所建,如木匠帮就以“浮梁帮”为佳,祁门西乡许多古戏台、祠堂的木雕都出自他们之手,因此也不可避免地带有赣文化的痕迹,同时也或多或少地受到其他相邻文化的影响。这使得祁门古戏台既集中展示了徽州建筑艺术的造诣和成就,又融入其他地域文化的特点,在徽派建筑中独树一帜。

在戏台隔板上,还密密麻麻写满了题壁,都是当年演出时戏班信手所题,记载着诸如戏班名称、演出时间、演员名字、剧目与场次以及戏班管理等方面内容。戏剧是一种时间与空间相结合的艺术,一场戏演完以后,对于观众视觉、听觉的作用也就消失了。因此,尽管明清徽州地区的演出十分频繁活跃,但由于缺乏这种舞台演出活动的形象记录,今天人们要推断数百年前徽州演出活动无疑是困难的。但古戏台上的题壁留下了宝贵的文字资料,虽说文字简略,但内容丰富,信息量大,是十分宝贵的戏剧史料,为研究清代以来徽州戏剧的演出状况和中国古代戏剧史提供了直接可靠的根据。

祁门古戏台是徽州古戏台中最富文化内涵一类,作为古代徽州封建宗法制度的产物,古戏台对研究徽州宗族文化特别具有参考作用,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徽州宗族祭祀、议事、教化等诸多内容。此外,还对人们探寻研究徽州古代的政治、经济、文化、风俗等方面,提供了最有价值的实物例证;加之明、清及民国多个时期的戏台都有遗存,因而也是一部生动的实物舞台史,在中国戏剧史和建筑史上都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2006年,“祁门古戏台群”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堪称名副其实的国宝。

 

三、一曲升平百年流芳——各具风采的祁门祠堂戏台

 

和顺堂古戏台

 

和顺堂位于祁门县新安乡长滩村,原为赵氏祠堂。据考,赵氏祖居甘肃天水郡,后分支迁徙祁门新安乡老屋下村,子孙繁衍,迁居附近乡间,新安一带赵氏村落同为一脉

祠堂坐北朝南,建于清同治年间,三进两院落式,整个建筑由祠前广场、门厅、古戏台、边廊、前天井、享堂、后天井、耳门、寝堂、耳房、楼上堂、神龛等组成,现基本保存完好。三开间,通面阔11.63米,通进深32.57米,占地面积378.8 平方米,建筑面积为454.5 平方米。原堂正壁悬挂的和顺堂以及享堂檐梁柱上字匾、楹联均已不存,仅存痕迹。现堂名牌匾为1961年重修祠堂时所书。

前进门厅同徽州传统祠宇建筑风格一致,大门设在檐柱中列间,前檐柱外封护砖墙上,门上有门罩。门扇已失,进入大门内即为古戏台。戏台整体上为固定式,比较特别的是,从台面到基部分成3个部分,中间部分又是可拆卸的。这是因为台基中空,左右间隔约2米,作为大门进入祠堂的通道,平时上覆台板将左右台面连为一体,人们可从台下通过;遇有大事可随时揭去通道上的台板,而无须将全台拆除,非常方便。左右两部分除以祠堂本身柱为部分台柱外,另根据需要设有短柱支撑台面,柱础较简易。台基前部以砖封砌,外以石灰粉面。

整个建筑规模不大,外观朴素大方,线条简洁流畅。内部也不事雕琢,讲究的是方便实用,地坪除前天井为卵石地坪、后天井为石板地坪、阶条石以外,其余均为三合土打光地面。戏台也没有什么雕刻,如台面前面的挡板就是一块木板,全无一点装饰,质朴无华。

 

顺本堂古戏台

 

顺本堂位于新安乡良禾仓村,建于清末,原系赵氏宗祠。

祠堂坐北朝南,共三进、三开间。通面阔11.32米,通进深26.81米,占地面积303.5 平方米,建筑面积396.3 平方米。整个建筑由门厅、戏台、边廊廊上楼(包厢)、前天井、享堂、后天井、寝堂、耳房、楼上房、神龛等组成,前进天井有耳门通向两边巷道及民居。原享堂正壁悬挂的顺本堂以及各梁额及柱上字匾、楹联均已不存,仅留依稀可辨的痕迹。

戏台为固定式,为徽州传统戏台作法布设,前台明间为演出区,两侧各有一间厢室作乐间。边廊连接戏台设看台长廊,起二层楼,楼上即包厢观戏楼。与其他古戏台不同的是,顺本堂戏台全部以祠堂本身柱为台柱,后台柱为门厅柱;前台柱则是观戏楼之前柱,柱下有方形石柱础。戏台前天井相对狭小,地面以长条石铺就,周边有排水沟,与敦典堂古戏台一样,排水沟中等距离镶有石板间隔,演戏时可用木板将沟盖住以防意外。

整个建筑体量不大,显得空间十分紧凑。梁柱用料较为考究,但雕刻很少,朴实大方,特色鲜明。

 

馀庆堂古戏台

 

馀庆堂古戏台位于新安乡珠琳村中心,是村中赵氏宗祠一部分,建于清咸丰初期(1851­­­1853)。

珠琳距乡政府所在地3约公里,四面环山,龙溪河绕村而过,山青水秀,景色宜人。村民以赵姓为主,据考,由老屋下村赵氏后裔赵友善一支迁居而来。咸丰初年,赵友善的第8代孙赵昌阳、赵五保两人牵头建祠,因老屋下祖祠名积庆堂,珠琳赵氏一世祖名友善,取其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之意,命名馀庆堂。又因珠琳村前一条小河名为龙溪河,而古戏台是固定式,所以又称龙溪天水万年台

馀庆堂大门前有一道照壁,四周是高大的封火墙。正面为门楼,中有大门,左右肩部各有一道耳门。 整个祠堂分前、中、后三进,前进就是戏台,祠堂朝向与村落朝向一致,坐西面东,戏台则为坐东朝西。祠堂的大门就是戏台的后台,戏台台面以粗大的木柱支撑,距地面约2米高,其下架空,正中留有通道,人们若从大门进祠,可直接从台板下穿过。

戏台分前台和后台部分,前台又分正台及两厢。正台为表演区,两厢各有一个包间,为乐队、锣鼓伴奏区。正台顶棚正中央为藻井,其余三面为卷棚轩顶。馀庆堂的藻井造型颇有些特别,呈规则的八角形大钟状,口部直径2.4米,深1.3米,顶部是一个八卦木雕结。藻井中间有束腰,将其分成上、下两部分各以30根S形木筋围成一圈,排列整齐有序,既是支承,又是一种独特的装饰。上部木筋端头汇聚于八卦形井顶,木筋外用光滑的木板密封。全井均涂有淡黄色漆,无水藻图案,淡雅有致。如今,这口藻井的井口、腰、筋尚好,可惜的是外封板破损比较严重。

戏台前天井两侧建有两列廊楼,也就是观戏楼,与主戏台连成一体。楼上有贵宾包厢,从外面看,两边观戏楼是3小间,其实内部却是一通间。内设美人靠,外有几何图形漏空窗棂,不但美观,且不挡视线,透过窗棂可清晰无碍地观看演出,非常惬意。进出观戏楼的通道在戏台的左右两侧,与戏台共用一个后台通道。楼下部是敞廊,开有耳门,前檐为两根石柱,是出于防火、防霉、防腐的需要;楼底下中间部位有一根木柱支撑,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与整个楼稍有些不协调,据说起初并没有这根木柱,可是观戏楼建好之后,由于中间木梁跨度较大,而使楼面有所下沉,为了补救而后加的。戏台前面的天井地面采用青石板铺砌,四周设置散水及排水沟,廊庑与享堂的地面均采用地砖铺砌。

馀庆堂古戏台是目前徽州规模最大的古戏台,祠堂总面积504.08平方米,其中戏台占地面积98.6平方米,观戏楼面积为38.12平方米。而最值得称道的是戏台设计巧妙,制作精美,装饰性很强,充分展示了古代建筑工匠们的高超技艺。戏台檐口抬高做成五凤楼翘角造型,与两侧鼓乐台稍低檐口形成明显主次对比(现翘角已毁,改为两级高低檐口)。戏台正立面制作工艺非常讲究,台前檐梁枋层层,挑檐底饰有装饰性的密集蜂巢式小挑椽斗拱,以增加出沿层次,显得尤其繁华。台前沿边有一道尺余高隔栏板,既有装饰效果,又有安全之目的。台面上左右各有一道中间横板,一方面连接了戏台上下两部分,另一方面又巧妙地分割了台上空间。

整个戏台包括观戏楼的众多关键部位和醒目之处,诸如内外额枋、斜撑、雀替、月梁,以及台面上的隔板、中间横板等等,均雕刻着各种精巧的人物、戏文、花鸟图案,堪称徽州木雕精品。如台面隔板与中间横板全雕着戏文和故事,内容均出自《三国演义》戏文;正额枋上雕刻有福禄寿图案,人物脸部神采奕奕,生动活泼,刻画细腻,精细传神;月梁上有用浮雕与镂空雕相结合的人物画面,背景是山石岗峦、竹林曲径,层次分明,纤细逼真,画面人物长有半尺,刻得毫发毕现,栩栩如生;两列观戏楼上部有精致的隔扇棂花窗,下部则镶有十多块彩绘木版,描绘有渔家乐等各种人物故事,线条简洁明快,刻画栩栩如生。整个戏台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华丽美观。惜因文革破坏,许多精美木雕的脸部被毁,实为遗憾。

在戏台的板壁上,还留有许多题壁,分别是:

光绪十年十月二十日进门乐也,新同广理;

光绪二十五年九月初三日□□也,黄邑同光班,□□松箱,夜丑□本《赶子图》;

光绪二十六年栗里复兴班又二十二日到此乐也,目连戏彩班囗合旺新同兴班;

光绪二十九年□望月进门,《天泉配》;

合义班,民国七年;

秋浦郑同福班,民国十六年小阳月进门,《解宝》、《逼生》、《看女》、《十八扯》,夜《芦口河》、《黄鹤楼》、《长河打刀》,十一日《乾坤带》,二十六日《跑城》、《走广》,夜《青宫册》、《章台》、《三司》、《开店》;

安徽省望江县新坝四门业余黄梅戏剧团,捌伍年新正月二十六在此演出。

这些当年戏班们信手写下的题壁,如今成了宝贵的史料,从中可以一窥当年的演出盛况。

馀庆堂地处皖赣两省交界,是赣文化与徽文化相互交融的过渡地带,据村中老人说,祠堂与戏台建造之时,交通不便,遇到许多困难。特别是在安装戏台时,由于原先设计有出入,以至于无法拼装。后在其同宗江西龙溪高坡赵氏的帮助下,重新打样,制定了新的方案,并派来能工巧匠,才将戏台建成。所以馀庆堂既有明显的徽派风格,又有较浓的赣文化味道,如戏台木雕、梁柱等都涂刷彩色油漆,舞台挑椽斗拱小而密集等等。

馀庆堂经过多次维修,是祁门现存古戏台中最完好的一座。文化部舞台艺术研究所、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专家曾多次来此考察,认为馀庆堂古戏台内容丰富、艺术感染力强,是具有南方典型特色的古代戏台,对研究清代建筑史、中国戏曲舞台艺术史、民俗史以及徽州文化史、徽州木雕与戏剧表演艺术等方面,都提供了宝贵的历史依据和形象的资料。

 

叙伦堂古戏台

 

叙伦堂位于祁门县新安乡上汪村,坐北朝南略偏东,建于民国十六年(1927)。系汪氏宗祠,原为三进两院落,三开间,整个建筑由祠前巷、院墙、卷拱门洞、门厅、戏台、边廊楼上厢房、前天井、享堂、后天井、耳门、寝殿组成。后寝殿部分已毁,现存前进古戏台及享堂、边廊厢房,天井东西两侧耳门与外界的巷道、民房相连。现存部分总面阔13.75米,通进深21.59米,占地面积约为291.36 平方米。

整个建筑精致小巧,结构为徽州常见的叠梁式。梁架作冬瓜月梁,用料硕大。梁下用插拱或雀替承插梁头,檐口为反向罗锅椽。前进按徽州传统古戏台做法布设戏台,前天井边廊设跃层楼上厢房,为观戏楼。装饰工艺精巧,木雕饰件精致,线形流畅,尤以观戏楼的正面木雕最为密集。原享堂正壁上悬挂叙伦堂字匾,享堂前檐额梁上分别悬挂贡元”“四世同堂”“椿萱并茂3块镏金字匾,现已不存。

叙伦堂属于徽州传统的祠堂与戏台相结合典型范例,在建筑上最值得一提的是地面设计:天井通道及阶沿石为石板铺设,天井为卵石拼花铺设,其余部分均为卵石拼花砌垫层,三合土夯打出光地面。整个地坪平整而富有变化,极具特色。

 

大本堂古戏台

 

大本堂位于新安乡李坑村,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原系村中陈氏宗祠,李坑陈氏与坑口竹源陈氏一脉。

祠堂坐北朝南,共三进,三开间。通面阔10.42米,通进深32.8米,占地面积341.8 平方米。整个建筑由祠前广场、门厅、古戏台、边廊、前天井、享堂、后天井、耳门、寝堂、厢房、神龛等组成,前天井东西两侧耳门外靠巷道,与民居相通。原享堂正壁悬挂有大本堂以及字匾和楹联。整个地坪除天井及阶条石以外,其余均为卵石垫层,三合土夯打出光地面。

祠堂前进门厅同徽州传统祠宇建筑风格一致,中进金柱间设有仪门,门前立有一对抱鼓石;边道设边门;仪门内设可拆卸活动戏台,在演戏时搭设,每逢祭祀等大型活动时拆除。整个建筑不事雕琢,外观朴素大方,内部简单实用,风格明显。

 

 

新安古戏台

 

新安古戏台位于新安乡政府所在地新安村,坐南朝北,建于清光绪年间。

整个建筑通面阔9.46米,进深32.38米,占地面积约306平方米。据村中老人说,这里原来是座“五猖庙”,后进为供奉着五猖神的小庙,前进为戏台,两进间为天井。不知何时何因,后进庙宇被毁,现仅存前进与四周的封火墙。

位于前部的戏台,基本保存完好,其建筑方式在祁门古戏台中独树一帜,乃是采用过街楼的做法跨街而立。这是因为戏台临街而建,且比街道高出数米,为了最大限度地扩大内部空间,建造者进行了巧妙的设计,特地只将戏台的前面小半部份落在地面上,后大半部则架空。如此一来,戏台悬空而立,其下有一条人行道路和水圳穿过。

从现存部分上看,因戏台前部临街且高出路面,故没有大门,从侧门进入即为第一进天井,以卵石铺就地坪,至今仍平整。戏台为固定式万年台,两披水屋盖,抬梁穿斗构架,有少许木雕,戏台布设为徽州传统戏台做法,外观朴素大方。

 

聚福堂古戏台

 

聚福堂是新安乡叶源村王氏宗祠,建于清代同治年间,至今保存基本完好。

叶源王氏系出祁门名门大姓,乃新安琅琊王氏始祖王璧后裔,迁居此地后,安居乐业,历代也曾出过一些名人。据说,早年间,王氏宗祠聚福堂内享堂檐额梁上,就挂有不少字匾,每块匾后面都有一段值得述说的族人故事。可惜的是,如今享堂里的字匾早已不见踪迹,惟有祠堂仪门额枋之下,还高悬着一块匾额,中书孝子两个大字。此匾为光绪辛丑年(1901)所立,旌表的是村民王建极的事迹。据说,王建极少年丧父,未及成年其母又患有重病,以至长年卧床不起,王建极不辞辛苦,日夜伏侍在母亲身边,始终如一地尽孝道,使水食难咽的母亲多活了数十年。族人无不为之感动,宗族议定给予旌表,并专门请来戏班在祠堂内演了3天戏,以广为宣扬,教育后人。

祠堂坐北朝南略微偏东,为常见的三进两院落式结构。三开间 ,通面阔10.14米,通进深约33米,整个建筑占地面积332平方米,由祠前广场、仪门、戏台、边廊、前天井、享堂、后天井、耳门、寝殿等部分组成。

戏台主体建筑显得紧凑而小巧,梁架规整,上有冬瓜月梁,梁下用插拱或雀替承插梁头,檐口铺椽,设正椽。戏台为活动式,建在门厅之内,以大门处进来的通道一分为二,两边格局完全一致,均是以木柱为支撑大梁、榫卯相连成木框架,平常两边各自为台,演戏时上覆台板连接成一个戏台。台面布设简单,无隔间。戏台前天井两侧的边廊上,设有厢房,为观戏的看台。天井东西两侧开有耳门,外与巷道及民居相通。整体上看,戏台装饰朴实无华,木雕不多,显得十分的简约实用。

聚福堂里搭有戏台,这与叶源人喜爱戏剧有关。叶源王氏宗族不但逢年过节、祭祖迎神、婚丧大事时要演戏,还把罚戏当作处罚触犯族规民约者的经常性手段,这点在聚福堂里的一块永禁碑上可以得到证明。这块碑刻立于清嘉庆十八年(1814)仲夏日,上面刻有6条禁约,其中有4条事关罚戏如下:

坟林水口庇木毋许砍斫,违者罚戏一部。倘风雪压,鸣众公取,或正用告众采取;

境内毋许囤留赌博,违者罚钱一千文,伙赌者罚戏十部,拿获者给币二百,知情不举,照窝赌罚;

境内毋许私买入,违者罚戏一部;

已种苗山毋许樘斫,违者罚戏一部。

 

 

敦化堂古戏台

 

敦化堂位于新安乡洪家村,为洪氏宗祠。祁门洪氏为洪察之后,据史载:唐时毗陵监察御史洪察,常州人,本姓宏,为避仇改姓洪。察之十六世孙大楠迁祁北泉水里(今柏溪白塔),为祁门洪氏始祖,后裔分居祁门各地。洪家即为洪氏聚居之地,村因以姓名。

祠堂坐北朝南,始建于清道光年间。曾于民国初年间进行过一次大修,敦化堂建成后,历近百年风雨,到民国元年(1911)时已残破明显。洪氏宗族商议重修,族人推选洪荣生主持工程,洪乾坤、洪佰祺、洪盐坤、洪田生协助。洪荣生不辞劳苦,尽职尽责,与木工同吃同住了3年,终使工程圆满完工,被村人传为佳话。

祠堂三进三开间,通面阔9.45米,通进深19.77米,占地面积186.83 平方米,建筑面积为240平方米。整个建筑由门厅、戏台、边廊、前天井、享堂、后天井、寝堂等组成,精致小巧。建筑结构为徽州祠宇常见的叠梁式及穿斗式,享堂前檐柱与金柱之间为卷棚轩廊,厅堂覆水轩顶。寝堂正间后金檐柱之间设神龛,今仍存有供桌等物品。正壁原悬挂有敦化堂字匾,现不存,梁柱上挂有楹联。

祠堂前进门厅、戏台同徽州传统祠宇建筑风格较为一致,入口大门设在中列前檐柱间,前檐柱外封砖墙,门开在砖墙上,进入大门后即为戏台。戏台除祠堂门厅本身置柱以外,另根据需要设短柱支撑台面,柱础较简易。额梁上雕刻人物戏文、花木,戏台檐口为反向变弓卷棚木基层,雀替、斜撑、格扇、梁枋上雕刻极为精致,线条流畅。边廊连接戏台,结构从戏台门厅边列檐柱起斜撑挑头出檐,顶为弯弓椽望板顶,檐出老椽,飞椽。

戏台后台亦有一些题壁,其中一处如下:

建邑乐善堂,民国二十年十月初五日到此亦乐也,汪加士箱主扎叫,陈荣章正生、常玉章小生、汪焰宽□□、毕成桃小丑、江月明正旦、汪加文花旦、范五台闺门、祝四美□□、汪小老管帐、檀得安皴斑、小胡管衣箱。初五,日川戏一本,夜《告京臣》上下本;初六,日《双合镜》一部,夜《白扇》上下本;初七,日《□□□》全本,《大辞店》,夜川戏一本,《闹花灯》、《□□□》;初八,日川戏一本,夜《血□□》全本。

这处题壁文字尤多,除了说明了戏班名、演出时间、场次、剧目安排等事项外,还对戏班人员分工进行了叙述,信息量大,对研究民国戏剧具有很高的参考作用,在祁门古戏台众多题壁中内容最丰富,也最有价值。

戏台题壁说的是外地戏班前来演戏之事,而据村里老人说,民国初期洪家村里也有戏班,名雍睦堂。戏班规模较大,有演职员40多人,行当俱全,均为本村人。唱腔以弋阳腔和采茶戏为主,主要剧目有《罗裙记》、《和尚跑楼》、《三家店》等。每年冬季农闲时外出,在外演戏4个月左右,主要活动于县内及毗邻的江西一带村子。

 

 

会源堂古戏台

 

会源堂古戏台座落于闪里镇坑口村。坑口古名竹溪,又名竹源,因村中多竹而得名。坑口与江西浮梁县的江村、勒公接壤,村东西北三面冈阜环翠,文闪河于村前舒缓而过,两岸古木郁郁葱葱,山光树影,倒映水中。村民依山而居,房宅呈梯状分布,高低错落有致,构成一幅绝佳的皖南山村风景画。

据《陈氏家谱》载:竹溪陈氏为汉太丘长颍川郡王陈实之后裔。陈实之后唐代朝散大夫陈广曾孙陈京,于唐乾符6年(879)由江西浮梁盐仓岭经此,见山水幽幽,木石清奇,遂决意在此定居,嗣后子孙繁衍,室弟日增,蔚成一村。宋代又由竹源坑口分迁桃源、文堂、武峰、正冲、南源、双溪、环溪等地。

会源堂位于村东,坐北朝南,背山面水,乃竹源陈氏宗祠,之所以命名为会源,意思是说竹源陈氏由此分迁他乡及外州邑者,均溯此为源。祠堂始建于明万历十五年(1587),相传由典叔所设计建造,典叔是村中有名的建筑师傅,有关他建筑祠堂当地还流传着一个故事:据说当时坑口陈氏村民为考验他的智慧,限其做三天工程,也就是要3天完工。典叔心生一计,找来木工天福、石工天寿和砖工天生,4人开工不慌不忙地干了起来。3日眨眼便过,族人前来责问,典叔便说:有天福、天寿、天生这3个,岂不是三天工程?族人无言,便由他慢慢地建造。此说当然不可当真,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年建祠工匠的超凡的智慧。祠堂建成后,历代多次维修与重建,现在的享堂是民国十一年(1922)重建的。

会源堂前面的文闪河汇聚上游诸水,于祠前成一泓清潭,平缓的河水清澈见底,岸边封火墙耸立,水中倒影,虚与实竞美。祠堂正面临河有个前院,两边各有一道半圆门洞,一条通往潘村的石板古道从中穿过。西门洞的门楣上书竹源古里,东门洞的门楣上是颍川世族,点明会源堂的尊贵地位,陈氏族人行到此处,顿生敬仰之心。祠堂四面皆空,东西两侧有巷道与民居隔离,四周是封火墙围护,居于建筑群中而又完全独立,体现了徽州祠堂建筑的共性。

值得一提的是会源堂门的设置,在徽州祠堂中极为罕见,可称为一大特色。首先是祠堂正面未开设大门,有专家考证后认为,不设大门与祠堂位于河畔有关,一来祠堂正面墙内即为戏台,若有大门,则演戏进场、散场时,人多拥挤,易出危险。二来按风水说,祠堂讲究避风聚气,开门见河则非常不宜。其次是边门众多,祠堂正面两侧肩部各有一道耳门,西耳门的门楣上书有水源,东耳门的门楣书有木本,取水有源,木有根,人之于祖亦然之意。此外,祠堂两边各有左右对称的6道边门,分别位于在戏台前侧、享堂前侧及寝殿前的天井这3个位置。一座祠堂开了8道门,这在徽州祠堂建筑中尚未发现第二处。徽州祠堂一般是1道大门、两道边门,或是1道大门、4道边门。而会源堂有这么多的门,且是围绕着戏台与享堂前后开设,很显然是为了万一发生火灾等意外时,便于人员迅速安全疏散。从门的设置上,充分体现了古徽州建筑深刻的哲学思想,即不生搬教条,而是以人为本,因势利导,追求建筑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环境的和谐,具有很深的内涵。

会源堂为常见的三进两院落式,总面积600平方米,建筑恢宏,气势非凡。前进是戏台,坐南朝北,面向天井与享堂,面积97.44平方米。第一进天井场院异常开阔,与一般祠堂的天井不同,不设排水沟,青一色石板铺地。这里是主要的观戏区,可容观众400多人;两侧走廊路面由鹅卵石铺筑,十分规整,其上为观看演出的廊楼,其前檐柱为四根方形石柱,柱台上设有菱形斗拱。与馀庆堂相比,会源堂观戏楼未设窗棂,采用半敞开半廊的做法,显得视野开阔。两边观戏楼各有3大间,均设16个包厢座、可容观众近200人。观戏楼及天井面积206.56平方米。享堂大厅轩敞,可容千人,堂内木柱皆两人合抱,下垫刻有精美纹饰的石础;地面另有特色,沿口部位是巨大的青石板,中间是小青砖站立铺设。整个祠堂观戏空间布置合理,各有地坪高差,不会遮挡视线。

戏台为固定式,底座虚空,台前基础以砖石砌成,台面以木柱支撑大梁,上铺台板,戏台后壁即祠堂的正面外墙,墙壁上部开有四樘漏空的砖制景窗。戏台面宽9米,台深8米,是典型的中国古戏台型式,不设天幕和边幕,仅在上下场门(分别名之为出将、入相)挂上精绣帐幔。前面明间为演出区,两侧各有一间厢室,有花瓶式的景门,为乐队伴奏之处。台前设有石雕拦板,两侧有楼梯与看台相连。戏台正中央顶部有穹形藻井,其造形与馀庆堂藻井略有不同。会源堂藻井之井口为圆形,井顶是莲花结,整体形状像一个倒扣大碗,称鸡笼式藻井,造型精美,涂金漆绿,显得光彩夺目。戏台梁架结构为穿斗式和硬山搁檩式,戏台及观戏楼正立面,诸如额枋、月梁、斜撑、雀替等处,均雕有各种精美纹饰图案,立体感极强,雕梁画栋,装饰得十分精美。

戏台两侧有楹联云:芝山月上歌声澈,竹径风生舞佩摇。中间台柱联曰:几段渔樵如溯溪调风哕,一声霹雳曲来琴穴动蛟飞。后台四周的墙壁上,戏班题写的题壁数不胜数,大多清晰可辨,如:

咸丰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德庆班《大辞店》,二十八日《送姑娘看灯》、《二堂罚戏》、《莲子卖身》、《会兄》、《三家店》;

同治十二年彩庆班到此;

同治二十年九月十九日,祁栗里班到此一乐也;

光绪二年闰五月初八日,鄱邑老双红班,至此乐也,进门,《天仙配》、《罗裙记》、《打莲蓬》、《战马超》、《劝细姑》、《蓝桥会》、《卖长女》、《父子会》、《囗囗囗》、《囗囗囗》、《两囗囗》、《孝义坊》、《会囗》、《辞店》、《装疯》、《别妻》;

光绪五年五月十二日,四喜班进门,《纷河雁》,潜邑,宋桂珍;

光绪五年九月初二长春班到此一乐,开台,《天河配》、《战马超》、《寻囗囗》;

光绪六年    九日,彩广班到此;

老叉口新同春班,光绪廿五年九月十九日,老权邱永庭、谢焕、邱正保;

乙丑年杏月朔日,江西同乐班到此一乐,主人江少宾;

丙辰年二月二十一日,春一班;

喜庆班,五月十二日到此一乐,十二日夜《珍珠塔》,十三日《马金记》,夜《长囗记》,十四日《罗裙记》、《西厢记》;

辛丑三年五月二十三日鄱邑,囗囗《天仙配》、《李广摧员》、《空城计》、《三司大审》、《太白风》、《囗囗囗》、《逼主》,二十四日《罗裙记》、《起舞》,二十五日《文王上囗》、《太白登仙》、《大战长沙》、《鲁纲夺母》、《莫台登坟》、《白玉带》、《藏相王》、《火棍》、《打棍片箱》,二十六日《梦里囗囗》、《花园得子》、《和谷跑楼》、《九龙骨》、《李七管庆》、《辕门射戟》;

江西景德镇市采茶剧团特约到此演出,1962年10月10日。

众多的题壁真实记载了古戏台当年演出的盛况,史料之多、内容之详尽,堪称清末至20世纪60年代徽州乡村戏曲演出的真实写照,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尤其有意思的是,在戏台前左边墙上,贴有一张解放战争时期我军的战地医院告示,这其实是一个拍电影的道具,原来,电影巨片《大转折》曾在此拍摄了许多镜头,著名演员卢奇扮演的邓小平在古戏台从容谈兵,留下了一段佳话。

坑口村中,离会源堂约30来米远处,还有一座陈氏宗祠。这座祠堂为祁西竹源派陈氏总祠,不仅仅属于坑口陈氏宗族,还包括由此迁居他乡的所有陈氏族人。

总祠前方为开阔场地,正中是石板道,两侧是青一色的鹅卵石路面。祠前有圆鼓形石础4座,石础置放方墩之上,此为树旗杆所用。础上刻录的理士弟等字样依稀可辨,据说此为旌表南宋时进士陈樾而造。祠外右首的墙角原有一块碑,斜靠墙边,上刻有放生池等字。祠两侧各有圆门一座,右门额上题着凤起2字,左为蛟腾

祠分3进,沿祠前石板道上4级石阶,即到仪门,两侧均有半人多高的石栏杆,栏杆将祠前围成3米多宽的走廊,廊前有方形石柱6根,柱顶设有斗拱;门前石鼓阶梯两边,各立一只古朴典雅的石鼓。门头陈氏宗祠匾为进士浩魁所书,祠前有楹联云:思孝奉先厚先公实帝世之遗孝思不匮,介福裕后原后裔缵侯封之旧福介无疆。进入祠门,堂内气势恢宏,天井前上方是百岁枋。享堂正中悬有一匾先祖是皇,记载着陈氏祖先的辉煌,告诉人们陈氏发源于王室之家。两边对联书道:分土从豫章距颍川千里而遥发源自尔,传家在唐史沿僖宗六年以后托本于斯,此联可进一步描述了坑口的渊源与历史。引人关注的是,这里的石柱分红、青两种石材,实不多见,为祠中一大特色。

       

敦典堂古戏台

 

敦典堂位于闪里镇村下首,是村中陈氏宗祠。村古名溪,据与江西省浮梁县交界,是个风光绮丽且文化底蕴深厚的古村,这里山道弯弯,树木葱茏,文闪河绕村而过,舒缓而恬静,给人以远离尘嚣之感。

村陈氏与坑口陈姓旧时同属一宗。据谱载:陈氏先祖由浮北迁祁西竹源,到了18世祖亨龙公之子次五、次六公时,顺文闪河而下约5里许,见其山巍巍、其水泱泱、气势雄阔,就同居一村。次五公建祠嘉会堂、次六公建祠敦典堂。之后,由于村风日下,为维持伦理之道,在祠堂内建戏台,以正风俗,明礼仪。村民相传,戏台为叔侄俩各建,叔叔于清代同治年间先在嘉会堂建戏台,侄子后建敦典堂戏台,并在装饰雕刻上下功夫,超过其叔所建。一个只有两三百人的小山村,竟有两座戏台,实为罕见。

敦典堂坐南朝北,整个建筑由门楼、戏台、廊庑和祠堂内享堂、寝堂组成,相对于馀庆堂和会源堂,敦典堂显得小巧精致,总建筑面积只有340平方米。门楼为三开间,大门开在中轴线上,门口有一对抱鼓石,其外还有一道木栅栏门,紧挨栅栏门外地上有一对方基圆形石鼓,记录着家族先人的功名。门厅两侧肩部各有一道耳门,封火墙随坡屋顶一阶高过一阶,颇有特色。整个祠堂开门也比较多,除正门、耳门外,两侧还有4道边门,同样是为了便于紧急情况下疏散人流。

祠堂前进的后半部分是一座活动式戏台,面向享堂。平时大门紧闭,底层以活动短柱支撑台枋,上覆以台板就是一座戏台;有重大活动要大开祠堂正门时,可随时拆去台板以便通行。戏台前是天井,两侧廊庑原设有观戏楼,后在一年夏季被雷击起火损毁。民国时期曾对此进行过修葺,但只建成廊庑而无楼,至今右侧中间那根靠壁的木柱上部,还留有当年被雷火烧焦的痕迹。天井地面一色铺着青石板,大块而整齐,四周留有排水沟。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当年做排水沟时,建筑者很是下了一番工夫,将排水沟的边沿向下削掉直角,沟中等距离镶有石板间隔,可用木板将沟严实而平整地覆盖住。这样做的目的是出于安全考虑,因为每逢演出时天井就是观众席,将水沟盖上木板,就可以有效地防止人们失足踩进沟里受伤害。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设计,可谓周到之极,充分展现了建筑者的安全意识。戏台、天井及廊庑面积170平方米。

戏台以太师壁为界,分前后两部分。前台明间为演出区,两侧有厢房,是乐队伴奏处。戏台正中顶部设有穹形藻井,中以束腰分为二层,28根S井筋贯穿到顶,井口内圆外方,外部四个角上各雕有精美的蝙蝠纹饰,井壁上的封板基本完整,井边上悬有一块一曲升平匾。这口藻井是祁门古戏台藻井中保存得最完整的,不但各构件完好无损,就连起初涂饰的淡黄色彩还相当鲜艳。明间额坊上刻有五福捧寿及其它装饰,柱头、斜撑、雀替、平盘斗等诸多构件都刻有纹饰,主要图案为神仙人物、象征吉祥如意的龙狮动物、夔纹等,精美细致。整个戏台布局紧凑、朴素、简洁而又趋于变化,灵活而又工整,堪称古代戏台建筑艺术的杰作。

敦典堂古戏台具有徽文化与赣文化交融特点,如在装饰上,以漆饰涂抹建筑表面,柱身为黑色,隔扇、月梁等为朱色,就体现了浓郁的赣文化色彩。

   

嘉会堂古戏台

 

嘉会堂位于村上首,建于清同治年间,坐北朝南。整个建筑原为常见的三进两院落式,三开间,由门厅、戏台、边廊楼上厢房、前天井、耳门、享堂、后天井、寝殿、楼上堂等组成,占地面积为505平方米。现中进享堂已毁,原享堂部分仅存柱础、柱顶石等。尚存前进古戏台及后进寝堂部分,其中古戏台部分通面阔10.3米,进深7.63米,面积为76.53平方米;后进寝堂通面阔10.41米,进深6.25米;前后天井东西两侧均有耳门与巷道、民房相通。

祠堂的主门在南面,前檐柱外用砖墙封护,大门设在檐柱中列护砖墙上,并有水磨砖及青石门框,设门楼。结构为徽州祠宇中常见的抬梁与穿斗混合式,梁架作冬月梁,用料较大,显得尤其厚重。梁下用雀替承插梁头,檐口老椽上铺望板。前进也即门厅部分,按徽州传统古戏台做法布设戏台。前天井边廊设跃层楼上厢房,享堂前后檐柱与金柱间饰弯弓椽轩顶,正厅五架梁上饰覆水轩顶。整个地坪除天井及阶沿石地坪外,其余的大部分为方砖地坪或大地板。

从大门进入即为戏台部分,戏台是徽州目前保存较完整的古戏台之一,为活动台,台中间的地板可随时拆装,平时拆去台板是祠堂门厅的通道,装上台板就是戏台。台柱除借用祠堂本身结构主柱外,另根据台面设置需要附加短柱支撑台板。戏台上方藻井形似一把雨伞,与敦典堂藻井颇有相似之处,28根S伞筋直通井顶,井口内圆外方,4个角上各雕刻有一只姿态优美的蝙蝠,井口边上悬有一曲升平字匾。

    整体上看,嘉会堂建筑显得朴素大方,小巧玲珑。马头墙高翘,端庄怡人。内部木雕饰件极少,但工艺线条流畅,简洁明快,充分体现了徽派建筑独有的特色,有着较高的建筑艺术价值。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