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台-营销-SEO-头部优化文字处修改

祁门政协网

网站首页 > 政协要闻 > 媒体报道

【人民政协报】徽州文化 民间拾零

2018-03-23 10:42:21 祁门政协网 阅读

无论是在黄山市区融传统与现代于一体的时尚街区,还是在地处安徽南大门的祁门边远村落,戏台都是必不可少的“标配”。自古有着“高台教化”功能的戏曲,对黄山有着更为独特的内涵。300多年前发源于这里的徽剧,不仅孕育了国剧京剧,更滋润了古徽州数代百姓的生活。

春日的黄山多雨,雨点儿仿佛细密的珠链,装点着这座城的细腻,也串联出这座城的厚重。

漫步街区,新安江静静流淌,石板路倒映着徽派建筑疏离的影子,空荡的古戏台上尤见老艺人动人的吟唱,而餐桌上,一道道充满故乡味道的菜散发甜香……寻味徽州文化,就在这座城的细枝末节中,百姓的生活日常里。

徽剧的辉煌与落寞

讲述人:全国政协委员、安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侯露

“古徽州,戏台是很多的,流动戏班更是人们文化生活中一道壮美的风景。”说起徽剧曾经的辉煌,侯露语调不禁上扬。

劳动百姓从来都是民间文化的创造者。侯露说,元代戏曲走向成熟时,传统文化基因在民族迁徙中不断交流碰撞,从中原文化而来的戏曲元素在古徽州落地生根。老百姓把唱戏的习惯与当地茶歌、山歌等相结合,慢慢形成了风韵独特的徽剧。

徽剧的首次辉煌可谓人尽皆知。清代,四大徽班进京,催生了国粹京剧,也奠定了其在戏曲史上的地位,分布于全国各地的几十个地方戏曲剧种都同它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1956年,安徽省徽剧团成立,徽剧老艺人再次集结,培养了一批接班人,被誉为“天下一团”。1959年,徽剧再次进京献艺获得巨大成功。侯露说,当时北京京剧大家们流传这样一段对话:“今晚干吗去?”“今晚去看小祖宗。”“指的就是去看徽剧演出,徽剧与京剧就是父子关系。”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昔日的辉煌如今已是过眼烟云。如今,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黄山,寻觅一台徽剧演出,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对于徽州百姓而言,徽剧是延续古徽州文化历史的见证者与记录者。“从前的百姓,结婚要唱戏、搬新居要唱戏、老人做寿要唱戏,唱戏既是表达快乐的方式,也是告慰父老乡亲的载体。”侯露说,台上唱着忠孝节义,也唱着百姓内心崇尚的精神信仰。改革开放初期,当老百姓解决温饱问题之后,强烈的精神诉求,让农村戏班异常活跃。然而,十年前,在她牵头做的安徽省农民戏班的调研中,黄山市的徽剧农民戏班寥寥可数。

“无论从弘扬传统文化艺术,还是延续老百姓的精神记忆上,传承和保护徽剧都刻不容缓。”早在2012年,侯露就提交了保护徽剧的提案,呼吁从国家层面对徽剧进行整理,复原,用现代的手段把徽剧的曲谱、服装、剧本记录下来,包括剧本当中流露出来的人类文化信息。她还建议设立“徽剧传习所”,将徽剧从现在的安徽省徽京剧院中剥离开来。她认为,随着省徽剧团和京剧团的合并,徽剧艺术特质逐渐消解,与京剧同化合流,是造成徽剧目前这种困难局面的原因之一。

如今,在侯露的倡议下,徽剧传习所早已成立,徽剧进校园活动相继开展。对于一代人来说,每当徽剧唱响,便如同一段往事生动演绎。侯露希望,唱好家乡戏,在徽州年轻一代中,还能听到徽剧,听到徽剧,还能有这种感受涌上心头。

票友的幸福生活

讲述人:黄山市凤栖居戏迷之家副团长朱迎红

周二早上八点半,晨曦微露,城市还有些寂静,在黄山市凤栖居戏迷之家,婉转的吟唱已经开始。去年,在副团长朱迎红的倡议下,凤栖居9位票友开始排练折子戏,每周二一早就开始训练。成立于2009年的凤栖居,以唱京剧为主,有票友20余人。“黄山目前有京剧票友会8个,凤栖居无论是在演唱还是舞美上,都是首屈一指的。”朱迎红说。

学戏、唱戏,是朱迎红生活中的一件乐事。而给老百姓唱戏,送戏下乡,带给她巨大的鼓励与满足感。不久前,在当地文化委的组织下,戏迷之家来到黄山郊区草市村演出。一进村,乡亲们早已摆好一排排的凳子,不少人更是早早就候场等待演员的到来。“演出时,一直掌声不断。”这样的场景朱迎红并不陌生。去年大年初四,送戏下乡的队伍来到歙县黄备村。朱迎红饰演的江姐得到了村民的喜爱,唱到精彩处,村民更是将糖果、钱往台上扔。“就像当初的打赏一样,可见,老百姓喜欢戏曲,遵循传统。”朱迎红说,与观众的这种热情互动,让她感到幸福。

让孩子了解家乡戏

讲述人:徽剧音乐作曲家方仁华

手握特制的竹笛,在老艺人的指导下,一一吹奏出古典悠扬的曲子。这是个周二下午,位于黄山市屯溪区的黄山学校,小学五年级的孩子们正在上课。

黄山学校是徽剧黄山市传习基地,每学期,徽剧传习所会组织徽剧老艺人,给小学部四至六年级的孩子们上徽剧传统课程,现年70岁的方仁华就是其中的老艺人之一。“徽剧得手把手教,口口相传,刚开始教孩子们,确实有难度。”方仁华从1959年入行,“我们那时候叫‘坐科’,上完五年级,我就直接进了徽剧团,跟着师傅学戏。”从小学戏的方仁华深知,徽剧学戏要从孩子抓起,“娃娃班一直是徽剧传承的传统,不能让这一代的孩子不知道家乡的徽剧”。

在剧团,方仁华是“场面”,就是演奏徽剧音乐,但他也跟着师父学唱腔。“徽剧音乐以‘吹’为主,吹奏的乐器我会的比较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方仁华随着剧团边学习边演出,见证了家乡人对家乡剧的热爱。

“一年有一半的时间在乡下演出。”方仁华说,徽剧的根基在农村,师父曾教导,农村就是“戏窟”、“戏窝”,老百姓个个懂戏,可马虎不得。送戏下乡,让方仁华成了“活地图”。那些年,随着剧团下乡,他的脚步遍及黄山市各个角落,“说起这些村子,基本没有我不知道的。”

现在,方仁华每周坚持给孩子们上课。四年级孩子学唱腔,五六年级孩子学昆笛。为了吸引孩子们的兴趣,他从故事讲起。比如徽剧著名唱段《水淹七军》,他从三国时期的历史开始,给孩子们讲述故事,通过故事,既吸引孩子们的关注,又传播剧中人物的个性。“学戏要先学做人。”方仁华说,戏词是其他文化课里学不到的,而徽剧唱腔,只能通过一句句教,告诉孩子为什么这么唱,让他们慢慢领会其中的韵味。

上山采茶的目连戏老艺人

讲述人:黄山市祁门县政协秘书长倪群

“祁门县政协秘书长倪群是个文化人,一直在推动保护祁门目连戏。”在黄山市政协工作人员的推荐下,采访组一行前往祁门箬坑乡,青山田野,遍地山花中一条蜿蜒马路,通向这孕育戏曲传奇的地方。据说,目连戏为专演《目连救母》而命名,是中国戏曲史上第一个有证可考的剧目,因此被视为戏曲的鼻祖。

目连戏到底是怎样的?戏台上还能看到吗?带着这样的疑问,见到倪群时,只得到了一本厚厚的介绍目连戏历史的书。“现在是采茶季,实在太忙了,村民(演员)都上山采茶了。”倪群遗憾地告诉记者,“马山村年纪最大的一位老艺人,名叫叶养滋,今年80多岁了,是祁门目连戏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本以为他在家,可刚才我们去找,也没在,也上山(采茶)了。”

返程中,倪群告诉记者,平时,这些艺人们都干着各自的工作,只有重要演出活动时,才提前组织排练。去年,祁门目连戏还受邀参加了2015年香港第六届中国戏曲节。

望着包裹村庄的群山,葱茏繁茂的树木间,是一小片茶园。此时,这些艺人们,正在这山间茶园里采摘新茶,不知道偶尔,是否有一句跨越历史长河的哼唱?

张根东的新徽菜江湖

臭鳜鱼、毛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要品赏徽州味道,舌尖体会必不可少。

“徽菜的特点就是八个字,‘严重好色,轻度腐败’。”饭桌上,当地朋友如此总结打趣。舌尖带给人直接的体验,而要详细了解徽菜文化传承,记者还是来到徽菜大院,拜访徽菜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张根东。

徽菜大院是不少青睐徽菜的人士特意造访的地方。黛瓦、粉壁、马头墙,典型的徽派建筑里,著名徽菜刀板香的原料———肥瘦相间的猪肉一刀刀、一排排晾着,穿堂风经过,咸鲜味儿弥漫。张根东介绍,这些肉选自徽州所产的黑猪、蓝田花猪等,春节期间就开始腌制晾晒,准备期很长。等春笋出来时,徽州刀板香便可以开刀品尝了。笋也是有讲究的。张根东说,春笋以歙县问政山所产的竹笋为佳,问政山的笋肉质白,质地脆,嫩微甜,跟徽州刀板香可谓绝配。

原料虽好,做功也很关键,但张根东认为,让老百姓吃得舒心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很多人一直对徽菜存在误解,认为徽菜重油重色重火候,但其实并不是如此。”从一名炊事员到徽菜大师,张根东认为,传统徽菜的做法与徽菜食材本身性状及地理气候因素紧密相关,徽菜取材多是徽州本地的山珍野味,需要加入大量的油来改变色泽。但徽菜需要创新,需要将传统徽菜结合现代人的饮食习惯开创新徽菜。

徽菜来源于民间,凝结着劳动人民的智慧。翻开一本徽菜菜谱,一道道造型美观的菜品背后,都有一个踏破铁鞋的故事。

“你看这道‘腊八豆腐’,以前只流传在黟县农村,是一道家常菜,如今,已经登上大雅之堂了。”为了这道菜,张根东多次去黟县调研。每年腊八时节,当地村民都会做豆腐,做好的豆腐压得很紧,耐储存,可以吃一年,这种制作工艺在当地已经传了几百年。“这么好的原料出不了黟县,而且上不了宴席,太可惜了。”于是,在张根东的挖掘创新下,“腊八豆腐”横空出世,相继在黄山市、安徽省、全国烹饪大赛上获得金奖。随着这道菜的声名远播,腊八豆腐原料也走出黟县,开始大卖。

腊八豆腐只是张根东寻访而来的著名徽菜之一。作为徽文化的重要组

成部分,张根东希望,制作的每一道菜在凸显出食材的地方特色时,还要融入徽州文化特色。在制作自创的“齐云山双珍”时,张根东两次前往齐云山,深入了解道教文化,力争将道教八卦图融入这道菜中。

名声在外,不少人慕名前来。“徽菜大师,能给我们烧个正宗徽菜吗?”“教教我怎么做臭鳜鱼吧?”当顾客提出这种要求时,张根东欣然应许,“我就是做菜的,几天不做还手痒痒,让人们学习做徽菜,吃到正宗徽菜,不正是传承人应该做的吗?”曾有一位来自浙江湖州的女士,为了学习做臭鳜鱼,在徽菜大院学了三天。“现在她这道菜已经烧得很好了,我们也成了很好的朋友。”

起源于民间的新徽菜文化,如今,也在潜移默化改变着黄山人的餐桌。“新徽菜概念提出后,一些创新菜品老百姓吃过之后,也会学着做,过去重油重色的情况也慢慢发生变化了。”张根东说,随着乡村旅游的开展,黄山市还给农家乐开展徽菜文化培训班。“以前农家乐餐桌上大多是家常菜,现在再去农家乐,餐桌上不乏徽菜的感觉。”

徽菜大师最爱吃哪道菜?张根东笑笑说,“我也爱吃徽菜,家里做的也是徽菜,媳妇的徽菜做得很好。她常常做几个徽州家常菜,喊我回家吃饭。”

寻味徽州,他们来了

晚饭后,在剧院看一场《徽韵》演出,是寻味徽州的捷径。

短短一小时,通过音乐、舞蹈、现代徽剧等多种表现手段,讲述四季变化的奇美黄山、历经风雨造就的“徽商”传奇、“徽班进京”的光辉历史,把人带入古徽州往事。

让人意外的是,字幕提示中,除了中文之外,还有韩文。演出结束后,坐在后排的一个团队互相拍照,久久不愿离去。导游说,他们来自韩国,喜欢剧中展现的徽州之美。

寻味徽州,他们来了。第二天,在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采访组一行巧遇黄山实验小学组织4-6年级学生在此学习徽州礼仪。爸爸从事雕刻工作的六年级学生汪可心说,受爸爸影响,她从小对徽州三雕很感兴趣,上面除了亭台楼榭,还有很多民间传说,蕴含着传统的徽州礼仪。

正在记者采访时,一群韩国游客从身边走过。博物馆解说员告诉记者,在博物馆的游客中,学生和外国游客是重要组成。

走,去城市会客厅

蒙蒙细雨,丝丝雨雾,映衬着石板路、古宅院、徽州老墙,站在位于黄山市屯溪区三江交汇处的黎阳in巷,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唐宋之黎阳,明清之屯溪”。“这里原是拥有1800年历史的黎阳老街,现在成为既有古徽州文化特色,又不乏时尚元素的多元街区,给当地老百姓和国内外游客带来不一样的体验。”黎阳in巷街区事业部负责人贺晓侠说,“这里已经成了黄山市民的城市会客厅,家人聚会,朋友来访,常会来这里。”

走进鳞次栉比的现代徽式商铺,当地手工艺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正展示着徽州文化特色。而在新安江畔,一排荣获设计大奖的现代建筑里,是各式酒吧,咖啡厅。

“欢迎到黄山,晚上一起喝咖啡吧,在黎阳in巷,有个不错的咖啡馆。”采访团成员之一接到一位黄山朋友的微信,恰恰印证了这里是黄山市民城市会客厅的说法。匆匆一瞥,还未来得及体会。当夜色慢慢笼罩,黎阳in巷热闹起来。走,继续去城市会客厅吧。

名人岛的样板间

窗外是葱茏绿色,房间内设施齐全,让人放松享受与自然的亲密接触。这是位于黄山市休宁县的恒泰名人岛项目样板间。

“未来,这里将规划成世界民宿博览园,既可以感受徽州文化,还可以享受各国民宿文化风情。”恒泰名人岛项目负责人刘红说,在国家探索全域旅游的背景下,休宁拥有优越的自然资源、浓郁的徽州文化、厚重的状元文化,如果创新旅游项目设计,一定可以在休闲、旅游、养生上有所作为。

车行在6000亩的项目用地上,成片的茶园吐露新蕊,各色山花竞相开放。“生态是这里最大的特色,在未来的规划中,我们会尽量保留原始的地势和植被。”刘红指着一处山洼说,比如这里,我们会因势建造,虽然在商业价值上有所损失,但保留地域特色,会让这里绽放长久魅力。”

在一处废弃的建筑旁,刘红道出了她的另一个规划,“这里曾经是一个茶叶加工厂,我们会全貌保留,包括墙体上的字,来做创意休闲设计,让来的人能感知这块地方的过去,更看得到它的未来。”

摘自《人民政协报》2016-04-29期休闲周刊



Powered by MetInfo 5.3.19 ©2008-2018 www.MetInfo.cn